昨晚 在看到Blog的回應後 明明想冷靜地好好想想為什會這樣 卻忍不住一直掉眼淚 
當Perry下班回來看到這樣的我 還有Blog的內容後 很氣憤 很激動 無法好好地聽我說 琪也是
我一直是很暴戾的個性 不會想要去什周全 可是一旦面對到的是 狗狗的事 我就會去想更多
本來 是覺得 哭過就算了 畢竟能不能 對不對 就沒有一定的標準 可Perry跟琪卻不願意這樣

kenali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