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搬回三星住時 阿媽說我身體很虛 晚上總是聽到我在"黑姑"(這應該算哮喘而非氣喘吧) 經常感冒
我一直都不是健康寶寶 雖然人很圓= = 過年算命說出我天生的命格就很不平衡 五行缺金火水 所以身體差
不用迷信的角度說 我還真遺傳了一些家族疾病 ex.地中海貧血.皮膚蟹足腫.呼吸系統不良......
印象中小時候都是一直小病 真的出現較嚴重的問題是在高三時 胃炎開始變經常 氣喘也是 皮膚則開始濕診
高三的生活真的是到學校就等於去保健室報到 每躺在那看著一格格天花板 就有種不真實的感覺 像死了

高三還得了一次奇怪的病 急性關節炎 上課到一半突然右手整個痛 然後就無法舉起了 只能像斷掉擺著
那陣子上學都要麻煩很多人 琪每天要幫我穿制服還有綁頭髮 去學校也沒法寫考卷 原來沒有手那麼生活困難
莫名其妙的發炎 也莫名其妙好了 大約一週左右 某天又發現右手可以動了 感謝 遇過這麼一次就夠了

大學時 特別是大一 一年大概有300天都是在生病狀態吧 所以經常要麻煩人家帶我去看醫生 我怕醫院
在20歲前的我 非常討厭醫院 打針這些 當然並不是之後喜歡啦 而是之後已經習慣到不再覺得有怎了
大一最嚴重的 大概是體育課游泳期末考後 就被送到萬芳吊點滴 清醒後一直吵著要找博閔 
想想真難為他了 在期末考之際 還得跑來穩定我這麻煩的學伴 常會感謝著 能夠認識這樣好的一個人

大一暑假 出了應該算嚴重的車禍吧 那天陪琪去考五專 早上送她去 下午跟Perry借了機車要去接她
就在剛出發沒多久就被左轉的車子給撞了 當時我無法睜開眼 一整個黑 想起身卻無力 耳朵滲出好多血
一直跟扶著我的肇事者說我沒事 我還去接我妹 然後對方說你流很多血 我已經叫救護車了 然後我就暈了
等到再次醒來 已經是在手術房的時候 但眼睛仍舊睜不開 只聽到醫生說 他要幫我拍照~"~
因為下巴跟下顎都磨破一個洞(頓時變成有兩張嘴似的) 他幫我縫合 覺得自己縫的超美 所以要拍下來記念
(但我的皮膚蟹足腫卻打碎了這醫生的驕傲 因為縫再美 在我身上一樣只會是條腫腫的蟹腳疤)

除了臉破相 鎖骨也斷了 還有右腳髖部跟身體脫離 所以手術中短暫清醒後又因麻藥昏了 再醒已在病房
好多人在當時 醒來我第一件事 就是狂吐 然後一直哭 覺得自己很對不起琪 沒能去接她
在醫院躺了近一個月 很孤單 雖然有看護姐姐 但還是覺得很難過 聽到街道飆車的聲音 心裡很幹
為什不是那些人躺在這裡體會沒法自己移動 什事都要麻煩別人 當想喝水 卻連杯子都搆不著的那種悲哀 

在淡水Perry搬過兩次家 剛好每次搬家當天我就很重病 高燒呀吐呀 可憐的Perry除了搬家累還要照顧我
到新竹後 覺得自己生病的時間變少了 大概只剩一年65天而已吧 突然覺得 這真是了不起的進步呢
不過掛急診的機率卻變高 因為不喜歡跟老板說要請假 再怎也會到辦公室去 所以嚴重就累積到半夜爆發
這幾天剛好老板去花蓮開會 請起假來比較不會心虛 所以早上發現自己不大行後 就打給同事說今天不去了

在房間開著暖器一直窩著 擤掉一整包衛生紙後鼻頭好痛>"< 整個人昏沉沉的 到中午Perry請假回來
吃了好好吃的香菇雞湯後身體似乎就變好很多(笑) 於是又回到房間睡到快七點 洗個澡 已經恢復70%
希望這次是這個冬天的最後一場病 冷氣團不要再來啦!!!

創作者介紹

kenalice+4p

kenali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