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 在看到Blog的回應後 明明想冷靜地好好想想為什會這樣 卻忍不住一直掉眼淚 
當Perry下班回來看到這樣的我 還有Blog的內容後 很氣憤 很激動 無法好好地聽我說 琪也是
我一直是很暴戾的個性 不會想要去什周全 可是一旦面對到的是 狗狗的事 我就會去想更多
本來 是覺得 哭過就算了 畢竟能不能 對不對 就沒有一定的標準 可Perry跟琪卻不願意這樣

我知道 會到這寫出那些心情 是很無奈 很難過 是忍不住的壓抑 所以雖然有感到受傷 但不想去做些回擊
因為都是愛狗狗的人 去相互傷害 最後彼此都委屈 缺少了一份人力 一份捐款 苦到的 還是狗狗們
只是 凡事豈能盡如人意 琪想為我出頭 非當事者而且氣憤的她 就打了電話過去 然後要我也去跟對方說明

辦公室 其實還經常是很安靜的 在我打電話過去前 一直以為可以好好地傳達要說的部份 不驚動他人
可 每當遇到狗狗的事我就變得哭點很低超低 才跟對方講沒幾句 就又開始哽咽失聲 也難為電話那頭
我沒有要什 真的 道歉對我來說 並不會就能讓人遺忘傷口 該怎說才是呢 真的 無所謂

跟博閔說到這事 說到我想要講的一些話 像是在找藉口似的 於是想要沉默 但....
生離跟死別 對我來說 都是一樣的痛 那種消失 我無力承受 所以不去喪禮 不當中途 
那跟是什樣的品種無關 我擁有的 是顆不夠勇敢的心 只會哭著去摸摸牠們 拿罐頭給牠們吃 
然後天真地奢望 養狗的人 都能在愛自家狗狗之外 也能對流浪狗狗做出一些些付出

如果可以 我也想要做更多 雖然 這聽起來好表面 好膚淺 像是不去努力的人才會講出來的話

創作者介紹

kenalice+4p

kenali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