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常下班我都是走光復路回家的 今天因為去書店後 臨時改走了寶山路 經過了公園 就能到家看到他們
只是 人生就充滿了意外 在熟悉的那個彎角 我看到了一台小貨車跟機車停在路中間
一眼看過去 沒有血 沒有人受傷 本來就這樣繞開的 跟一般人不管閒事心態一樣 也不愛湊熱鬧
但當我彎開後瞥見 是公園溜狗常見的那女生 帶著一隻小約克夏跟一隻柴犬的那女生 拍打著貨車

是狗狗 當下我知道是狗狗被撞到了 就馬上掉頭回去 也許我能開車送她們去醫院 也許我可以幫些什
我再回到那彎角時 那女生已經哭到要沒聲音了 手中捧著軟軟的小約克夏 喊著牠的名字
另一隻手她牽住的柴犬 可能也被嚇到 一直想爭脫亂跑 我就衝動的去搶了她手中的牽繩

因為貨車的司機要開車送她跟狗狗去醫院 所以我跟她說 我是公園常溜狗的人 可樂(那柴犬)先交給我
我先帶牠去我家 等等我在公園等你 她哭著點頭上了貨車 我抱起可樂回到車上
本想先帶可樂回家 但突然又覺得跟著去醫院好了 於是隔著2台車 一直跟在那貨車後頭
在副駕駛座的可樂很乖 臉上還帶著一些血 我檢查牠應該沒有外傷 血 是另外的狗狗的吧

到了竹師那邊 我看不到貨車了 想到全美好像就在附近 所以路邊停了車 抱著可樂去找全美
沒有真的去過全美 邊走邊找 才問到原來是要陸橋再過去 緊張的可樂又不肯走 我就又抱起牠
只是當我們到全美時 看到牠的主人已在門前哭到不行 好難過 那一個小小的生命

她的男友比我還早就到全美 於是我將可樂交給他後 就離開了 走回南大路時 打給Perry 大哭著
我在公園溜狗 很少會跟別人攀談 只是 怎也想不到 跟她的第一次講話 竟會是在這種情形下
失去的痛苦 不知她要多久能平復 深深的害怕起 會不會也有突如其來的意外帶走胖達跟小PO

恍神地回到家後 小PO跟胖達仍舊是汪汪汪地衝來接我 去了公園 忍不住一直往那道路的彎角望去
默默希望 那隻到現在我還不知名字的小約克夏 能在彩虹橋的那端 開心的等著之後的團聚

有一座橋連接天與地,叫做「彩虹橋」,因為它有著繽紛的色彩。
橋的這一端,是綿延的草原, 山兵與河谷,一片綠草如茵。
每當深愛的寵物死後, 牠就會去那個地方。

那裡永遠都有食物、水和溫暖的春天。
老而贏弱的動物再度年輕,殘廢的再度健全。整日一起玩耍。 
牠們只缺少一樣東西,少了在地上愛牠們的那個特別的人。

所以,牠們每天玩、每天奔跑,直到有一天,其中一隻突然停止玩耍,抬頭看!
鼻子掀動!耳朵豎直!眼睛睜大!突然從動物群中跑開!牠看見了你!
當你和你特別的朋友再相遇,你將牠抱在懷中,你的臉被親了又親;你再一次凝視信賴你的那對眼睛。 

然後你們就可以一起走過彩虹橋,永遠不再分離。
                            ──艾倫‧諾瓦克(Alan Novak)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enalice 的頭像
kenalice

kenalice+4p

kenali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