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晚上11:55的飛機 博閔應該已經到了玻利維亞安頓完了吧
正好12小時的時差 此後的6年

畢業後 我經常會想起政大的生活 甚至到現在亦是
那4年的過往青春印記 讓我一直嚷嚷想回政大看看
浩之說下次室友聚會就回去政大那辦吧 只是比那更早的 在博閔出國前
我們約在政大離別



其實學校的改變並不大(或是離開時間還不夠久?) 
除了圖書館前冒出了好些壅塞的路樹 游泳池改成室內溫水 校門的小池變成中型噴水池 
道藩. 百年. 季陶這3棟大樓貼上了溫暖的紅瓦磚 女舍側門改成汽車出入口
研究大樓前我最愛的那排太陽路燈不見了以外 大多的景物依舊 然後想起崔護的詩
去年今日此門中,人面桃花相映紅。人面不知何處去,桃花依舊笑春風。 
也不是那麼相關嘛(笑)

在憩賢樓2樓的餐廳吃飯時 其實並沒有太多話好說 
畢竟我有什事無法承受就MSN抱怨過了 比起17. 18歲懵懵懂懂什都不甚了解的過去那個我
現在已經很少哭很少鬧很少想死很少再被傷害了

當我說起被說是大小姐的那事時 博閔說: 你現在真的看的很開 
是呀 我的青春已一點一滴耗損
沒有時間再去在乎那些無關緊要的人事物 不論對我是善或惡的行為 
24歲後的我 已慢慢地走出那個轉角
(雖然27歲的我現在還沒完全走出來 哎 這個轉角真是大弧度的漫長吶)

每年總還是會有幾天假可以回來的 博閔說 而且我在台北時 我們一年也才見幾次面而已 
嗯 所以 到了最後 我並沒有說一路順風這種可怕的話 只有一個Bye
(但 其實 玻利維亞跟台北還是不一樣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kenalice+4p

kenali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