倏然在屏東爬山時看到的信
還是充滿暖色系的感覺
雖然跟自己認為的顏色不一樣...

對我來說
特別的地方從來就不是外在那些
而是那奇奇怪怪的內心世界

妳的生活是可愛的任性和極端
一切都是我要在電視上才會看到的對話相處
卻活生生的發生在我認識的人身上

                      by Dario


那天,
和博閔在淡水走著,想起《Pilot Fish》
胖達睡著後,又過了一段時間,遇見大崎善生
很可怕的完全契合著,無論是水族箱還是熱帶魚甚至貝加爾湖。

18歲的自己,憂鬱憂慮的
一睜開眼就無限悲傷
總是很毀滅,無法逃開黑壓壓的什麼,
但那時有博閔在。

政大到光明的距離,誰都看的到的文章信,宿舍內線不會斷的電話,
一點一滴,救贖了那年的少女。

即使經過了十九年,這段記憶仍深埋我心中。
宛如一張張大頭貼,成為眾多回憶的其中之一。但是,
就算貼紙面積再小,卻能在心靈角落牢牢緊貼,
就算想用力撕下,也無法輕易撕乾淨。

                           《Pilot Fish


失去胖達之後,才發現自己比原以為的還堅強。
有時會想著怎麼也無法回到正常了,喉嚨總會有噗嚕嚕嚕的往心底流去。但博閔說
不會跟以前一樣,很正常,失去孩子的父母就是帶著傷痕繼續生活。

欸,骨灰吃起來是什麼味道?
其實沒什麼味道。有點像是粗砂,大大小小的顆粒不一。
可能吃的時候都是嚎啕之後,嘴巴裡早是鹹鹹,
光連呼吸都困難著又能吃出什麼味道

為什麼要吃,不怕有一天吃光嗎?
很久以前就想把他們揉進我的身體裡,如果生命不是那麼脆弱。
胖達的骨灰,大概是我的手一掬。
說多不多,但跟金十字腸胃散比,大概也可以裝個2罐吧,大罐的。
要吃光,也沒那麼容易。

胃散見底了,就想起和博閔的對話,就想起胖達離開那天灰濛濛的空氣。
以後,胃散大概就會這樣刻板被記著,沙沙的,
每一口,都很珍惜。

當然也有忘記的時候,不過這只不過是表面上的意義。
短暫的忘懷並不代表那記憶從此消滅。
應該說當認為不需要的時候,就把它暫時扔進心中的那個湖泊,
但只要有任何觸動的契機,它又會馬上重新浮出湖面。

                           《Pilot Fish》


春假的時候,在三星,熱的有點早著今年,青蛙呱拉拉拉。
看著浴缸想起國中,開始需要為了考試讀書。
全家都睡著的夜晚9點,寧靜如子夜,擺放在客廳中央的書桌,靠著窗。
即便窗戶緊閉著仍覺得窗外有什麼凝視著,四周除了檯燈一片黑暗。

拿著課本躲到浴缸裡,空氣中傳來阿公均勻的呼吸聲。
鞭數十,驅之別院。益州險塞,沃野千里。物產豐饒,天府之國。
韓趙魏楚燕齊秦,合縱蘇秦,連橫張儀。
縮在浴缸裡的時光,很短,也很長。

人生中所遇到的每一個人,都持續的影響著我的一舉一動。
也因為如此,我相信現在的我,其實是每一個階段和眾人相處的時光中,
由每一段記憶所集合而成的個體。

                           《Pilot Fish》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kenalice+4p

kenali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