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真的想了很多事 呵)

新生訓練的前一天 我從宜蘭搭著火車北上 帶著兩個大包包 跟一個臉盆(現在想起來超好笑又丟臉)
因為不像一般人可以有家長載去學校 我還記得那天我還是幫忙弄好當天要交貨的扁柏才去搭車
兩包行李放著大概是衣服雜物吧 臉盆裡面則有10元拖鞋跟杯子牙刷等等日用品 沒買到位子就站在門邊
到台北後 阿姨(爸的老婆=我的後母)開著她紅紅大Camry來接我 看到我的行頭 她笑到不行

她說像臉盆這些其實都可以在台北買呀 可是當時的我只是蠢蠢的鄉下孩子 捨不得花錢買家裡就有的東西
所以自己從宜蘭抬一堆上來 可能很多人會覺得我實在太聳太好笑了 哎 我也不想嘛
到了宿舍後 她就走了 我自己拿著抹布開始整理擦床(當時的莊一舍是舊的要死又像棺材的木頭床組)
後來室友來了 我住的是六人房 我只能說 我真的很衰很衰 6人中 其他5個都是乙班的(我是甲班)
這還不打緊 重點是其中2個是馬來西亞人 3個是韓國人 現在想起來還是很肚爛 誰給我排到這間房的

我本來就是不善於跟他人交際的個性 室友又都是外國人 經常房間就是呱啦啦地聽不懂的話
於是這樣的日子 我過不到一週 就對爸低頭說 想搬去他家 在中和 (而這也是個超大錯誤)
他家本來是住著他.他老婆.兩個幼稚園或國小低年級的孩子 雖說是一家 但畢竟我還是個外人
經常是他們全家開心在客廳看電視 而我自己在房間寫書法 或寫信 我就像是白吃白住的房客

加上阿姨她真是個超會掰故事又工於心計的狠角色(我跟琪常說要好好跟她偷學) 讓我過的更痛苦
ex.學長打電話說本來要帶我去中友會活動臨時取消 對我不好意思的電話 經由她偷聽並轉說出來變成
「你女兒不要臉地纏著學長要學長帶她去參加活動」 然後爸就氣衝衝來房間罵我說女孩子要有教養Orz
於是很快地 我在這邊也住不了多久 就發生了被趕事件(我總是被人趕耶 真可悲)

那天下課到六點回來後爸生氣說他們在等我吃飯 我在陽台拖了鞋要踏進客廳發現我拖鞋不見了
於是我沒有馬上進去 因為我有點磁磚恐懼 不敢直接踩在小磁磚上 會感到噁心不舒服
爸看我還不進來就更大火上來說你還不快點進來 我回答沒拖鞋我不敢進去 他就爆炸啦
他說他家很乾淨 用不著穿拖鞋 然後他老婆就在旁幫腔說對呀我今天才剛拖過地 
可是 不是這問題嘛 是我的那些有點近潔癖的小要求無法改變呀 所以我還是說沒拖鞋我不敢進去

然後爸就超超超爆地過來想打我 我不記得他有沒有動手揮我那巴掌 只記得他說
「這是我家 你給我出去不要再來」 嗯 我就出去了 每次被趕我都很乾脆的走人耶
然後在中和路上完全不知該去那 就想到三重的姑家 可是我不會搭公車從中和到三重
所以我就先搭車回政大 再從政大搭車去三重 我記得我是六點快七點被趕出來的 到姑家已快11點

然後這期間 好像阿媽要找我然後我爸說他趕我走被阿媽罵到不行然後叫我姑幫忙找我(好繞口令 呵)
可是因為當時只有B.B.Call 我在公車上也沒法回電給姑 直到到她家後才跟阿公阿媽說我平安到
後來我就像寄居蟹一樣住在三重 每天上課通車花4~5小時 但至少比回宿舍或住中和要好多了

我本以為 姑會是家中我能信任的對象 所以幾乎都把事情跟她說 直到我發現
她只是想從我這挖到消息 然後隨風轉舵 那真的讓人很難過 所以我變得更無法相信人
也因此我決定還是回宿舍去 至少那些不理我的室友也不會比這些傷害我的家人過份

大一暑假 出了大車禍 所以接著兩年都拿到特別保障住宿的權利 也因此無法跟系上同學住
到了大四是用抽的有宿舍才可以跟系上人一起住時 本來說好的同學卻也在最後一刻說她選擇別區
這樣想想 我人生真是不斷地被背叛 但也要感謝當時她的決定 讓我有機會遇到我後來的室友們

大四是我住宿最快樂的時候 因為同寢的都是班上同學 雖然在一起住之前是非常完全地不熟
可是相處過一陣子 大家卻成了畢業後我少數還有連絡的大學生活 
雖然我知道其實我還是跟她們間有一點點隔閡 但畢竟我已經很難跟誰完全可以融洽
突然很想謝謝室友們對我的包容 讓我在某些時刻還能有所依歸

    全站熱搜

    kenali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