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自己給的分段 這樣讀來會胸口發疼 一種寂寥 刻劃著即將失去的悲哀

~*~~*~~*~~*~~*~~*~~*~~*~~*~~*~~*~~*~~*~~*~~*~~*~~*~~*~~*~~*~~*~~*~~*~~*~~*~~*~~*~~*~
世界上有不能流淚的哀傷存在。
那是對誰也無法說明的,就算能夠說明,誰也不會理解的那種東西。
那哀傷既不能改變成任何形式,只能像無風之夜的雪那樣靜悄悄地逐漸堆積在心裡而已。

我曾經嘗試把那哀傷想辦法改變成語言。
但不管怎麼用盡語言,都無法把它傳達給誰,我想甚至無法傳達給自己本身,我終於放棄那樣做。
於是我關閉我的語言,關閉我的心,深沈的悲哀是連眼淚這形式都無法採取的東西。

                              《村上春樹.世界末日與冷酷異境》
~*~~*~~*~~*~~*~~*~~*~~*~~*~~*~~*~~*~~*~~*~~*~~*~~*~~*~~*~~*~~*~~*~~*~~*~~*~~*~~*~~*~
在夏天裡積滿灰塵的山林表面已經被連日輕柔的雨沖洗乾淨,滿是清脆的碧綠,
四下的芒花在十月的風中搖曳著,細長的雲緊貼著彷彿凝凍起來的藍色穹蒼。

天好高,
一直凝視著時好像連眼睛都會發疼。

風吹過草原,輕輕拂動她的頭髮再穿越雜木林而去。樹梢的葉子發出沙啦沙啦的聲響,
遠方傳來狗吠的聲音簡直像從別的世界的入口傳來似的微小而模糊的叫聲。
除此之外沒有任何聲音,任何聲音都沒有傳進我們耳裡,迎面沒有遇到任何人,
只看見兩隻鮮紅的鳥像害怕什麼似地從草原裡飛起來,往雜木林的方向飛去。

一面走著,直子一面告訴我關於井的事。

                              《村上春樹.挪威的森林》
~*~~*~~*~~*~~*~~*~~*~~*~~*~~*~~*~~*~~*~~*~~*~~*~~*~~*~~*~~*~~*~~*~~*~~*~~*~~*~~*~~*~
「這個世界就跟那個一樣啊。雨下了花就開,雨不下花就枯萎。蟲被蜥蜴吃,蜥蜴被鳥吃。
 不過不管怎麼樣,大家總有一天都要死,死了就變屍體。
 一個世代死掉之後,下一個世代就取而代之。這是一定的道理。
 大家以各種不同的方式活,以各種不同的方式死。
 不過那都不重要,最後只有沙漠留下來。真正活著的只有沙漠而已。」

                              《村上春樹.國境之南、太陽之西》
~*~~*~~*~~*~~*~~*~~*~~*~~*~~*~~*~~*~~*~~*~~*~~*~~*~~*~~*~~*~~*~~*~~*~~*~~*~~*~~*~~*~
非常遺憾的是,某些事物是不能往後退的。那一旦往前走之後,不管怎麼努力,都回不去了。
如果那時候有什麼絲毫差錯的話,就會以錯誤的樣子凝固下來。

                              《村上春樹.國境之南、太陽之西》
~*~~*~~*~~*~~*~~*~~*~~*~~*~~*~~*~~*~~*~~*~~*~~*~~*~~*~~*~~*~~*~~*~~*~~*~~*~~*~~*~~*~
我們所擁有的東西,只不過是在好久以前已經死去的時間片斷而已,
雖然如此那溫暖的感覺還多少像古老的光一樣,到現在還在我心中徘徊著。

                              《村上春樹.1973年的彈珠玩具》
~*~~*~~*~~*~~*~~*~~*~~*~~*~~*~~*~~*~~*~~*~~*~~*~~*~~*~~*~~*~~*~~*~~*~~*~~*~~*~~*~~*~
一個季節打開門去了,另一個季節則從另一扇門走進來。
人們急急忙忙地開門,喂!請等一下,喊道還有一件事忘了呢。可是那裡已經沒有任何人,
門關上了。

屋子裡已經端坐著另一個季節,擦亮火柴點起香煙。如果有什麼事忘了的話,它說,
就說給我聽吧!說不定我可以為你傳話呢。

不、不用了,人這樣說,沒什麼重要的事。只有風聲覆蓋了四周,沒什麼了不起的事,
只不過是一個季節已經死了。
                              《村上春樹.1973年的彈珠玩具》
~*~~*~~*~~*~~*~~*~~*~~*~~*~~*~~*~~*~~*~~*~~*~~*~~*~~*~~*~~*~~*~~*~~*~~*~~*~~*~~*~~*~

    全站熱搜

    kenali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