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國小時 每當下大雨後 放學要回家的路上總是有著黃泥巴的淹水 穿著小雨衣小雨鞋的我 在雨中踏踏踏
高中時 偶爾颱風來後羅高也會校門到仰山樓那段也會積水 不過高中的我可對當時情形妒爛的很
在多雨的木柵 我喜歡在莊九舍看著窗外的雨水滾滾流呀流 在梅雨來臨時走路去光明看電影

我愛大雷雨 對於什濛濛細雨或是紡雨絡的那種小咖沒興趣 我只愛帶著閃電打雷的那種轟隆隆大雨 像昨日
天很黑 仿佛小叮當西遊記妖魔來臨前的那樣 不時有閃電劃破天空(我也好愛閃電) 像能撕裂掉整個世界
雖然有了狗狗後 在下雨天時會很麻煩 看著牠們盼望出門走走可偏偏只能去一下下回來的失望眼神有點難過
但我還是希望能偶爾地有著大雷雨 讓自己沉靜(笑) 不能再走回那病態 
♠♥♦♣♠♥♦♣♠♥♦♣♠♥♦♣♠♥♦♣♠♥♦♣♠♥♦♣♠♥♦♣♠♥♦♣♠♥♦♣♠♥♦♣♠♥♦♣♠♥♦♣♠♥♦♣♠♥♦♣
 〈負擔〉                     by kenalice (1998)
悲傷是一種很沉重的負擔~~在我體內~~開始蔓延~~在動脈~~靜脈~~微血管~~流動著~~
劃下一刀~~在失去血小板的血液的表面~~那被稱之為皮膚的那一層~~喔~~忘了說~~
快樂是血小板~~所以~~悲傷永遠都沒有凝結成塊的時候~~只有不停的看著鮮紅泉湧~~

我是一尾待宰的魚~~亦是執刀的賣魚人~~拼命的在缺水的叫賣攤子上~~煽動我的鰓~~
身子火熱的緊~~那種面臨死亡的快感~~張著嘴~~吸入這市集的喧囂~~污濁著的CO2~~
咳咳咳~~我咳了幾聲~~聽過魚咳嗽嗎~~哈~~沒有~~沒有~~那是一種最最高深的媒介~~
                                                                               
無聲無息的~~你感受不到的病毒~~咳咳咳~~哈~~我散播著的~~咳~~好邪惡唷~~我說~~
翻白~~眼睛起了一陣白~~濛濛的~~這是什麼?~~因為身子火熱而將淚珠化成的水蒸氣嗎~~
呀~~一刀下來~~神準的~~在側線的下1.73cm~~我被開腸剖肚~~嘰吱嘰吱~~好噁心的聲音~~
血~~噗地濺出~~在砧板~~形成紅紅的小河川~~在刀面~~噴了點點紅的抽象~~呼~~腥氣~~
                                                                               
在手指~~美的為指甲多上些荳蔻迷紅~~未乾的~~滴滴答~~ * * * ~~三滴破碎的紅血球~~
執刀的我~~看著砧板上的我~~那已支離破碎的屍身~~喔~~不對~~是血肉模糊的死魚身~~
不知覺的~~我的嘴角竟向上揚起~~成了弓型的弧度~~微笑~~帶了點血腥味~~我笑著~~
剁剁剁剁剁剁~~剁剁剁剁剁剁~~剁剁剁剁剁剁~~一片血紅色的魚醬~~哈~~很新鮮的唷~~

    全站熱搜

    kenali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