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個中午從一餐買了我跟老闆的午餐回來正要上樓一半 看到了政大的學姐 3年多沒見了吧 彼此都嚇到 
「政大的學姐」這樣講好像很生疏 因為我遇到的是在蘭友會的直屬學姐 我跟博閔的直屬學姐
除了同家族之外 之前每年寒暑假我們社團都會回宜蘭帶隊 我剛好接到她下一棒隊長的位子
我知道她在畢業後實習完就回宜蘭教書 也知道她在教書一年後又考了碩班 考上了交大英教所
所以這樣算一算 她應該是今年要畢業吧 時間真的過好快唷

我是那種一旦斷了線就難以接續的人 這樣的巧遇我沒法跟她熟稔 而且她是跟我不同世界的好好人
丟博閔Msn說遇到學姐的事 才發現學姐變成會說「我們再聯絡喔」的客套鬼 而我是只會嗯跟好的生疏鬼
想想 朋友間只有博閔跟netter 能見到我話多到源源不絕的那面 對於其他人總是會話題中斷 沉默著
博閔說他知道我無言的另一面 在初識時已表露無遺 唔 我還以為我跟他們都是一拍即合的要好著呢

這幾天晚上忙著Polo的婚事 心情大起大落的可怕 氣Polo辦事沒路用 Orz 又心疼他承受的壓力
其實並沒有一定要怎樣的 生不生小Polo沒關係 最重要的是讓現在就在身邊的Panda跟Polo健康快樂才對
這樣想開後 就不再那麼難過 順手把Msn例稱改成網球王子劉Polo:Ruby,我對不起你>/////< (笑)
期許自己能夠維持這樣淡的情緒

    全站熱搜

    kenali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