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跟Perry去了華通書局 在等著他找書的同時 我閒逛 
雜誌大多被封了起來 非原文書籍又擺放的雜亂
無意間 竟發現了 石田衣良《秋葉原@DEEP》 吉田修一《同棲生活》 江國香織《流理台下的骨頭》
各翻了開頭讀一小段 決定先將《流理台下的骨頭》買回來 剛好可以今天去台北的車上看

今天跟博閔約在信義區 主要是因為很少出門的我 還沒去過新光Ax跟101(大家都說難以相信)
搭上新竹客運幸運地有單人座位 就開始看起書來 帶著淡淡冷調的開始

長久以來,母親總是在早上送父親出門後才開始化妝;
黃昏時,父親即將到家前,她會卸好妝才到門口迎接父親。
父親習慣在回家前先在電車站打電話通知母親自己即將到家,讓母親不必為了沒有時間卸妝而煞費苦心。
即使是冬天,母親卸妝的時候也一定先用冷水洗臉再拍打化妝水,
所以在門口迎接父親的時候,她的臉頰總是紅撲撲的,乾淨又光亮。

我覺得母親這樣做很奇怪。但是,在兩個姊姊和弟弟的眼中,母親的行為似乎很平常。他們看慣了。
島子曾經用一句話來形容母親,她說:反正媽媽就是那樣的人。


由主角琴子來講述這個以「家族」為題材的小說 
通常我不大喜歡這類的故事 總覺家庭溫暖那些有點做作
可是我卻非常喜歡這書 感覺充滿著我理想中的幸福著 
我寫了一個奇怪的家族的故事 江國在後記如是說

要求孩子們再蠢的法律都要遵守的爸爸 會因為自己喜歡去動物園看斑馬與紅鶴而讓孩子請假的媽媽
溫柔又堅定(害怕老年人)的大姐素代 自殺過2次每月都會送全家人禮物的二姐島子(怕大的聲音)
怕尖尖的東西 擁有好溫柔的情人的琴子 以及最年幼的弟弟 小小的律 害怕喉結同時很會做人偶
很奇妙的家庭 好可愛的每個人 似乎帶著不平衡的協調性 如同吉本《N.P》那樣

每個角色 每個場景都好有親切感 就像懷舊的電影那樣 閱讀時 充滿了暈黃色調 
我跟律一樣 跟在加勒比海東邊的島國 聖文森與格瑞那丁(Saint Vincent and the Grenadines)同年紀
也和琴子相同喜歡摺紙 像島子那樣自殺過 

還有很愛在冬日午后搭上火車感受陽光地跑去動物園
寂寞的下雨天 心急速下沉 空蕩的 剎時間無依無靠 
只是 什是喀喳喀喳屋呢(是不是格林童話的糖果屋呢? 巫婆吃起小孩手指頭喀喳喀喳地)

我好喜歡好喜歡這書喔 看完後心是滿滿的暖著 
也許就如同博閔說的 你不正常呀 處在那歪斜世界

為什麼彼此喜歡還會分手呢? 等我們要分手的時候,或許就會了解吧?

不過如果我殺死了什麼人 我想 
我不會留骨頭在流理台下面 而是把骨頭敲碎成粉末 倒進排水孔中吧 *笑*

    全站熱搜

    kenali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