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肩要廢掉了 從昨日一直隱隱痛著 舉起手 就開始嘎啦嘎啦 試了幾下佛朗明哥的手轉 嘎啦嘎啦
窩在床上 看了小川洋子《不安的幸福》及林真理子《只要趕上末班機》 
(其實應該先解決大岡昇平《事件》 可是近500頁又有點繁複偏早年的內容 讓我總是讀沒幾頁又收手)

《只要趕上末班機》收錄了5篇短文 而其中〈只要趕上末班機〉與〈到京都〉更讓她在年拿到了94屆直木奨
可是我不大愛這書呢 是因為我不屬於粉領族的世界嗎? 感受不到單身女子對金錢與戀情的悲哀與孤寂
〈只要趕上末班機〉這篇 只要是看的人都會很氣長原這人 自私又小氣八啦到極點 X 
可是在分手多年後還對長原有逗弄心情的美登里也很機 看了後就很恨這些可憐沒救的女人
〈到京都〉也是呀 為什男人都這樣的怯懦沒用呢 只想要快樂 肉欲 卻離承諾很遠很遠

相較之下《不安的幸福》讓我看得比較不那麼激亢 不過小川洋子最為人知的應該是《博士熱愛的算式》這本吧
《不安的幸福》收錄了3個短篇〈懷孕日記〉〈學生宿舍〉〈暮色下的廚房和雨中的泳池〉 都很帶著悲哀
「恭喜,感嘆詞,問候語的一種,表示祝賀之意。」 〈懷孕日記〉主角紀錄著自己的姐姐初次懷孕的過程
不是無聊的今天肚子長大幾公分 寶寶踢了幾回腿那種說明 而是懷孕的姐姐 神經地耗弱

無意間拿到一袋美國進口的葡萄柚 將葡萄柚做成果醬 想起報導曾說那含有致癌以及破壞染色體的毒素
沒想到一直害喜直到3個多月後的某日食欲大開的姊姊 吃起葡萄柚果醬後便上癮了 
像是感情很好的姐妹 卻不阻止姐姐吃有害胎兒的果醬 在幸福表面下 隱暱著寫許恨意
買的時候,我一定會向那售貨員確認:「這個,真的是美國產的葡萄柚嗎?」

〈學生宿舍〉則帶著很驚悚片的感覺 等先搬到瑞典的丈夫安頓好接自己過去的主角
接到失聯許久表弟的電話 回到自己曾居住的學生宿舍 然後照料著只有一隻右腳的老師(舍監) 
學生的消失 沒有再見到的表弟 最後結束在老師的死亡與天花板的大蜂巢
這種表面的變化,是不能代表任何意義。剛才我說的情況,只是事件最外圍的部分,就像是人的頭蓋骨似的。
隱藏在大腦深處的小腦深處的松果體深處的腦隨裡的,才是真正問題的本質。

不過,一個人生活,倒也還不至於到悲哀的地步。這就是和「失去」不一樣的地方。比方說,身邊所有的東西全都沒有了,但是自己還在啊!這樣就會更確信自己的存在了。所以獨自一個人,是絕不需要感到悲哀的。
(可是我卻沒法一個人生活吶)

〈暮色下的廚房和雨中的泳池〉 我好喜歡這篇名 我懂 雨中的游池 幕色下的廚房 所滲出的痛
若是下起雨來。泳池裡的景象更是無可救藥的糟糕。濕答答的池邊,好像永遠不會乾似的,
留下了髒髒黑黑的痕跡。泳池的水面,因為灑落的雨水,激起了無數的小漣漪。

總而言之,就是我自己的問題。無論是誰,相信都有過至少一次,
為了想要完全的融入團體中,而必須通過某種儀式、某種考驗的經驗吧!

我很喜歡這書的細膩筆調 精準的抓住元件卻不會繁瑣過於密密麻麻令人生膩 充滿著不安的幸福(笑)

    全站熱搜

    kenali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