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一些日子沒有買書了 架上剩《秋葉原@Deep》還沒看過 但卻怎也不想翻開這書(嘆)
為了打發燙髮時的空閒 那日 我抽出的是《甘露》 只因為這是本夠厚的書 呵
吉本的書 我最喜歡的是帶著詭譎的哀傷的《N.P》跟《鶇》 討厭太明亮溫暖的《王國 vo 1 - 仙女座高台》
而《甘露》則是介於其中 充滿空洞的幸福 最新的《羽衣》也是這樣的氛圍

目前住在這個家裡的除了母親、我、和弟弟以外,還有寄宿的表妹幹子,以及為了某種緣由住進來的純子女士。
奇怪的平衡關係,倒又像座婦女樂園那般圓融的統合一起……。

有著年輕情人的母親 是維持這特殊家庭秩序的核心人物 更像是媽媽形象的純子女士最後卻捲款離開
帶著耀眼聖潔的笑容死去的真由 留下男友龍一郎 最後竟與曾因撞傷頭而幾乎死了一半的朔美戀愛
最小的弟弟由男因為靈異第六感而早熟的讓人心疼 還有住在湛藍的晴空下的塞班島的埃壓子與小助君
一個個特殊又可愛的角色 構成奇妙的世界 閱讀時讓人感覺所處的環境已扭曲變調 空氣透露陌生氣味
吉本的書中 總不時會出現靈異的描述 雖然我很不愛這些感覺很迷信的部份 

《甘露》是吉本很難得的長篇作品 可能因為故事已經很迷幻了 時間線一拉長 讓結構上有點散散的
加上劉慕沙的翻譯 文句用字比較古典(? 不過我還蠻喜歡的) 不大適合第一次接觸她的書的人來讀

聽著楊乃文 寫著這篇 想起了這詩 斯人〈七月半〉

入夜以後,準備放水燈了

我隨著遊行的行列
來到招孤魂的水邊
隨行的火炬高高舉起
與百萬盞的燃燈相映
當打頭陣的鑼鼓奏起了太平曲
一遍又一遍,響徹於無緣的耳際

我的內心也有一條冥河
慢慢地穿過,困擾著夢境
秋風起而木葉下,是時候了
點燃起王船來,昂起翼首向前
生命的火燄只能燃燒一夜

我向他們呼喚,死者
目眇眇而愁予
我認得這個暗號
是我舊時的情火
感覺著近乎歡樂一般的痛苦
發自我同樣感動的靈魂

星空下的夜間飛行靜靜而過
在河上,火沉了下去
隨著鑼鼓聲消歇了
我看見一隻船兒
上頭載了我的靈魂
拚命穿過暗礁與激流
一路直奔河口向大海
在燈海當中,顛躓了一下
又快樂地趕上去了

    全站熱搜

    kenali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