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的Blog文章標題就像以前張信哲的專輯那樣巧合著以2個字為篇名 我不喜歡這樣 但又想不出辦法)
比起上個月 這個月買的書少了許多 而且有一半是關於保險的書(嘆) 但又其實 上個月的書都沒看完
特別是猶豫不決最後還是拿了的《野狗之丘》 有勇氣買但我真的有勇氣看嗎?!
村上的遊記《邊境.近境》及報導文學《地下鐵事件》《約束的場所》 讀起來有那麼點累
於是從監考那天看到現在 只結束掉最厚的《地下鐵事件》(但這書真是很讓人訝異著當時奧姆真理教)
穿插閱讀的《蘭格斯島的午后》《微微發光體》 倒是很流暢的就能看完

因為看完了川上弘美的《微微發光體》 想到我所喜愛的作家 都是被稱為"冷調"的文字
但其實還是都有著不同的感覺吶 至少對我而言 要陳述出抽象的感覺 最好的方法就是比喻
所以我試著用日常生活中的體驗來寫出這些作家(或該說經過翻譯而呈現的文字)所帶給我的feel

(江國香織)
剛剛來臨的春天 空氣中還殘留著一些些冬天的冷 世界灰濛濛地下起了雨
在屋內 看著那雨像是永遠不會停似的 玻璃都矇上了一層水氣 要做什事都有些無力感的那種氛圍
(吉本芭娜娜《王國VOL.1 仙女座高台》《羽衣》《身體都知道》《甘露》)
同樣在春天 只是那是在一個有一點早的早晨 天剛出現曙光 穿上薄外套在窗邊
當然還是感到有些涼 但 今天有太陽呢 一定會有著溫暖而美好的接下來

(川上弘美的《踏蛇》《溺》)
太陽好大天氣好熱的夏天 午后的一場雨 空氣悶悶溼溼的 皮膚上都好像黏了層薄膜 讓人有點不舒服
(小川洋子)
於是夏天的傍晚 最適合去游泳池了 那裡充滿著清爽的潮溼氣息 甚至還帶點冷冷涼意
離開水面的那瞬間 天色已經暗了 望著還殘留著一抹橘紅的天空 像失去了1%的靈魂 靜謐越來越深
(川上弘美的《微微發光體》)
夏夜 搬個小板凳在家中的庭院 青蛙呱呱地叫 還有蚱蜢或不知名的蟲鳴
搖著蒲扇 似乎聞到了青草香氣 "撩起你心底輕愁的是海上徐徐的一級風" 兀地想起了這詩句

(吉本芭娜娜《N.P》《哀愁的預感》《廚房》《蜥蝪》....)
有點入秋了 清晨開始會滲出些些的涼意 堵起了浴缸的洞口 水龍頭的漏水慢慢低落
最初只是淺淺的吶 卻漸漸"咑"地出現漣漪 以及那空洞的迴音
(吉田修一)
上班時間 趁著主管出差 偷偷溜來公園 午後綠蔭 看著那透過層層葉子穿落的陽光 就會滿心感動
雖然 秋天的落葉總有種淡淡的接近透明的哀傷 嘆口氣 還是得回到無趣忙錄的辦公室中
(村上春樹)
呼 冬天來的特快 一轉眼 人們的衣著就從短袖的Polo衫變成了圍巾大衣
天好高 一直凝視著時好像連眼睛都會發疼 整個世界冷清的要命 然後飄起了雪

(END)

    全站熱搜

    kenali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