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人 喝了酒就變了個性 通常都是變壞的:p 稱之為"酒品很差"
有些人 上了牌桌 輸了幾把就翻臉甚至吵鬧滋事 稱之為"牌品很差"
我不喝酒 也沒打牌 但卻有著同樣很糟糕的Point 我想 可以命名為"車品很差"吧(笑)

在工作之前 我只有走路跟搭乘大眾運輸這2種行的選擇 不過那時的我很喜歡這樣的方式
我喜歡搭火車 我總覺得透過搖晃的火車 窗子灑進的陽光會特別溫暖 看出去的風景會特別美麗
我喜歡搭捷運 尤其是木柵線 小小的車箱特有的黃色燈光 傾斜像是不小心就要翻車的彎角 都喜歡
如果不是那麼會暈車的體質 那我應該也喜歡搭客運 夜晚街道的光隨著車子的行進 像是乍然浮現的時間洪流

我有一個很愛走路的學伴, 博閔 還有一個很愛走路的學妹, kiwi 託這兩人的福 讓我在大學時走了不少路
kiwi很愛在晚上跑來宿舍找我聊天 然後她會說: 學姐 我們邊走邊聊嘛 就把我帶出去散步
即使是在很冷的冬夜 我們還是會走在有著水閘口的那個河堤邊聊天(不過大多是她在講話吶!)

跟博閔去光明看二輪片 有一半的機會是走路去 有時還會看完電影就走到景美夜市去
上回(前年的事了嗎?)蘭友會聚餐 我們還從京華城走到忠孝SOGO附近
我沒地理概念不知這樣遠不遠 但聽說是很遠 呵 如果是穿好走路的鞋 其實我也不會排斥走路的

很久以前 台北車站和對面三越中間 有座跨越忠孝東路(?西路)的天橋 在那個還沒什地下街的年代
那天橋舊舊的 總是很多很多人走在上面 我也喜歡那天橋 當它消失時還有被重擊到的痛
每個走在上頭的人 都像是在追趕著什 追著時間 追著金錢 追著夢想 也可能只是單純的追火車:p
我很愛跟著所有人的腳步快速前進 好像我也是城市的一份子
但我更愛緩緩的看著大眾 展現了所謂城市的庸碌繁忙

離題好遠....嗯 總之(這詞真好用 不管是不是相關 只要套了個"總之"就好像可以拉回主題上)
當Perry買了車 我也考到駕照後 就開始我的車品很差的生活
因為聽說很多女生有了駕照卻不敢開車 所以考到駕照的當天下午 我就開車去上班了
回想起來真覺得我也太有膽了 新手第一開就上了交通超亂的光復路 沒出事真是萬幸

開到比較小熟悉後 我的速度感也被慣壞了 我跟Perry都一樣 是沒法忍受龜車的人
以前5號還沒開通只能走北宜山路回家時 我在副駕駛座 最常說的話就是 對向沒車 超過去(笑)
而我平常上下班 也很受不了一堆莫名其妙的時速40以下的車子擋在前面(還經常並行)

上週五去土豆家回來時 就是有不知在龜什的車擋在前面 像要靠邊停車又不時偏回中間
東大路後段又是2線道而已 逼我要逆向超車 氣到叭了好幾聲 M媽當時可能傻眼了
只要有車擋在前面就會心情不大好 所以 那天回來後我又把車內CD換回張信哲 真的有差喔!!!

不過 我真的很不能理解 明明速限50為什就是有人要用40擋路呢

    全站熱搜

    kenali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