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以前開始 自己一直用kenalice蜻蜓繞來作為自己在網路上使用的名稱
沉迷在Online Game的那段時間也是 暱稱一直是秋天.蜻蜓繞
後來還創了個家族 很中文系的 取名叫流年.節氣系 (有一半是很愛王菲那首"流年")
不過 我們那家族卻一直湊不滿24個(笑)

其中"驚蟄"是我非常喜歡的節氣名 總是會聯想到漢鐃歌十八曲的《上邪》
一個春雷 一個冬雷
今年 剛好在驚蟄的這天 跟博閔約了一年一度的飯局

博閔說 這麼多年來我卻都沒有變 默默把這句當成稱讚收起來(笑)
自己想想 我變很多 卻也很多沒變
我還是脾氣動不動就爆炸 擁有著自以為是的正義感 卻又同時服從權威 
容易掉淚 容易受傷 容易心痛 別人總是認為我那麼勇敢 那麼兇狠 那麼難以相處
這些都沒變

只是
我 走入家庭 成為人妻人母(?犬母)
我 開始能和爸與他的家人平淡相處 也會偶爾很好心的釋懷一切
我 從無法碰血腥的傲嬌大小姐 變成普通拿起菜刀剖心割肝的媽媽
博閔說對於這點他很訝異 沒想到我也會開始有像正常人的一面
畢竟我之前是連吃涮涮鍋 都不許有生肉放到我面前煮的偏執

他說 有時會覺得我的以前很電影情節
我說是呀 所以我才會那麼容易被電影被書籍被音樂被一切一切給感動

儘管我是過得那麼幸福
卻還是很愛打雷的滂沱大雨 不管看幾次My Best Friend's Wedding一樣會心痛流淚

因為我擁有了麥田的顏色。

    文章標籤

    一期一會 Dario

    全站熱搜

    kenali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