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起電話是很猶豫的

下午給阿媽打了電話後 撥去台北鈴響許久 沒人接起其實有鬆口氣
大可就這樣過去吧 但想起博閔說的成熟 晚上還是再試了一次 電話中的嘟嘟嘟
第三次撥出號碼 似乎已得到緩衝 電話那頭的聲音萬般驚訝 當然交談也好多尷尬
不到一分鐘的我想 眼淚就這樣掉出來

對方不會懂得 我的轉變 可至少 我走過了那彎角
還記得高中午休的教室裡和minie講著家庭兩人滴答答的哭著 然而現在已經不再傷心
(嘿 我有看到你的留言 謝謝你 以前和現在)

忍不住覺得自己好棒 忍不住想傾訴於言語文字


很久以前寫的一段話 一直都很喜歡著
如果這是緣 那我由衷的感謝上天 如果這不是緣 那我由衷的感謝你
那天和netter說 我現在人變超好的呢(笑) 所以更懂得感恩

回顧著以前的我的文字 不變的 還是害怕面對結束 還是不會好好說再見
一直惦記著仲夏來臨前 在萬壽橋下 水光粼粼的景美溪畔 那草地的顏色 空氣的溫度

曾跟浩之說 跟她跟博閔見面 我都是開心的卻似乎總不能夠好好表達出來
現在的我 是不是已經能讓人感覺自己的喜悅 就像那FRULA一樣


在很久很久以後 
還能記得的 不是聲音 不是味道 而是曾在眼裡扎根的那一幕幕 過往

我們所擁有的東西,只不過是在好久以前已經死去的時間片斷而已,
雖然如此那溫暖的感覺還多少像古老的光一樣,到現在還在我心中徘徊著。

                       《村上春樹.1973年的彈珠玩具》

    文章標籤

    一期一會 Dario

    全站熱搜

    kenali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