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沒有雀斑的滿月下
一池的蓮花睡著
蛙聲嚷得暑意更濃
這是最悅耳的聒噪
做池邊的石凳,想起
這時你也該睡了
想起你的長睫正該縫起
縫起一串夢寐 ──

 
  
許久沒有這般失眠的晚上 也許是今日看到那色彩斑斕的黑色毛毛蟲後心情難以平靜
也或許是規律的風扇聲摻雜著頓頓的呼吸所造成

喝了杯水再回來 容身之處只剩咫尺間
坐在床尾的爬坡梯 蜷曲正好依偎著鼻鼻
手彎成掬 是新的度量單位 鼻鼻的頭一掬 肚子四掬

靠在鼻鼻身邊 風扇屏幕上的藍光 他耳朵遮住了大半 穿透那細細毛髮間的 卻似月
  
 
那就折一張闊些的荷葉
包一片月光回去
回去夾在唐詩裡
扁扁的,像壓過的相思 
                   〈余光中‧滿月下

    全站熱搜

    kenali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