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在等某P的時候 看著火車站的人來人往
想想許久沒搭火車了 

大學時總和博閔一起回宜蘭
經常 博閔抱怨著售票人員的偏心
怎麼在我前面排隊的他買沒座票而我去買就有
我說是因為我很有禮貌呀() 總會客氣的請問賣票的先生

有時買不到座位回去 我們就搭普通號
窗戶可上推的斑駁的藍色列車 車頂還有著慢速轉動的電扇
過山洞時 整個黑煙呀空氣呀糟的不得了
寫著這段的現在彷彿又聞到那柴油燃燒的濃烈氣息

搖搖晃晃的 台北到宜蘭普通車好似要3個小時才到
但年輕嘛 
總是可以把時間揮霍很多

前些日子某P問我 你最好的朋友是誰
想了想後我回答了博閔 但其實並不是那麼確定
畢竟博閔對我來說從來都不被放在「朋友」這個地位
博閔是學伴 是跟netter唯二兩個不論多久沒見我都能西哩花啦的講不停話的對象
是我一直很感謝能遇見的存在
(我也不把netter定位在朋友的框框裡面
他是高中同學 就一直是)

我總不喜歡車站機場這些可能是重逢卻更多是離別的場合
所以我不參加葬禮與掃墓

我也討厭說再見



葉青〈短短的大雨〉

你還記得一九九幾年的事嗎
好像太遠了
其實是有的
有很多事 都是在那時候
和現在一樣 半夜突然下起了大雨
但那時候不會 這麼確定地聽見

    文章標籤

    一期一會 Dario

    全站熱搜

    kenali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