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時 我很討厭走回宿舍的那段路 害怕著回到寢室 面對的是空無一人的黑暗
然而 大學已經過了很久很久 我身邊也開始有了P孩子們的陪伴
我以為我已成長 就像博閔說的思考變得成熟了 但 似乎沒有

Perry在當兵決擇時 就是擔心我不穩定的情緒會重演 於是挑了能回家但卻要綁四年的國防役
關西受訓的那3個月 我們熬過來了 可是 現在 每年卻還是會有1~2次的外派出差

雖然每次他飛之前我總開始計畫著 要他帶什狗狗用品回來 我又自己要買些什
但 當真的飛走的前一天後一天和當天 我還是會心情惡劣的不得了

Perry這回出差 從10月中開始延期改期的到今天才啟程
因為他說一定要過完結婚紀念日跟我的生日才出去 可是這只減少了23%的眼淚
然後少掉的那些 又因為胖達達的異位性皮膚炎發作加倍補回來

打翻了可樂 我大哭特哭
過了許久 只聽見主機喀啦喀啦作響 然後輕輕的腳步聲走來
POPO的短短手撈著我

對不起喔 媽媽害你們肚子餓餓了

    全站熱搜

    kenali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