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大家好容易可以先離開辦公室 雖然我也有點想這樣 卻不知為何留下 一個有著燦爛陽光的下午
試著連去天長地久 想看一些自己寫過的曾經 卻已斷線了幾日 好無言也好無緣喏
早上雅怡拿了這期救國團課程表給我看 有點時間緊迫的 晚上想去報佛朗明哥 我愛那擺動紅色裙擺
我好容易離題喔 嗯 想寫一下 那些搭上同一條船的旅行者 阿公 阿媽 爸

家裡的人 我最喜歡的是阿公 很難人可貴的 阿公在日據時代有唸到初中喔 家中還有泛黃的四書五經課本呢
阿公的爸爸 有個好聽的名字叫「讓庸」 不過我覺得阿公比他爸爸更適合這名 超有修養的好阿公
在回到三星住時 我們完全不會講台語 所以唯一的溝通方式是阿公不大標準的國語(但非台灣國語腔喔)

而阿媽則沒有讀過書(那時代的女性悲哀) 所以她不識字 電話也不會打 相較之下也比較情緒化
經常在我們耳邊說著媽很壞 我們是壞種這類的話 雖然長大後的我可以體諒她當時的傷害 
但不可置否的 我現在的情緒化與神經質應該有大多部份是從她影響而來吧(笑)

阿公阿媽 是白手起家的農人 從種稻米. 青蔥. 銀柳到後來的扁柏都一直很辛苦的累著每日生活
他們很勤儉 所以我們小時候不到天完全黑家裡是不許開燈的 洗澡水是用灶去升火煮開再用水桶提到浴室
每餐的菜色 通常就是1菜1肉1湯 我們最常吃的就是湯攪飯跟醬油配飯 肉則是炸油完的豬肉屑屑

記得高一時我天天帶完全沒變更過菜色的便當 就是白飯. 肉鬆. 菜脯蛋 還被同學問:
班長 你每天都吃一樣喔
當然一方面是我挑食所以導致敢吃的東西不多 還有就是因為阿公阿媽超勤儉的個性吶
雖然不會像班上有些同學因為要幫忙農事而耽誤功課 可是每天不到5點就要被叫起來做事還是會小不甘
不要因為我現在看起來還蠻敗家就以為我沒過過苦日子喔 小時候真的就是這樣生活的

剛回三星時 我小四 印象深刻的是有一晚 阿媽拿著農藥吵著說她要自殺 然後動員了好多親戚
莫名其妙的我跟琪就被叫要跪下跟阿媽道歉 而且要保證說我們以後會很乖很聽阿媽的話 她才不死
諸如此類的事呀 反正她非常容易大哭大鬧就是了 只是以前的我們沒有辦法接受她這樣
經常頂嘴演變成吵架 甚至連出去被車撞這類的詛咒彼此間都口無遮攔地去傷害對方

但其實阿公阿媽是疼我們的 我記得有次阿公看到超級市場在丟掉一些過期的東西 
(用「超級市場」這詞好怪 實在很難說明 因為充其量只能算是大型雜貨店吧) 然後他看到有海苔
就撿回來要給我們吃(笑) 因為海苔對他來說算是貴松松的東西吧 可是又知道我們喜歡吃 所以就拿回家
我有時想起這事 就忍不住掉淚 不過阿媽知道那是人家丟掉的過期東西就罵阿公要是吃壞肚子怎辦 

小時候 家裡總是擺著鞠水仙營養口糧還有可口奶滋 因為阿公蠻喜歡吃餅乾的 而且工作時可以當點心
在政大時 我也會自己去買營養口糧來吃 邊吃邊哭地 想著從前 一包從$6漲到$11的餅乾 紀錄了我的回憶
還有蛋黃 我跟琪都不敢吃蛋黃 所以以前阿公都會幫我們吃掉 呆呆的小小的我們 還以為是他喜歡
曾一次煎了5顆蛋要把蛋黃給阿公吃 直到姑跟我們說其實蛋黃對阿公身體不好 我們才偷丟掉

在國三 開始因為要聯考需要晚上多點時間唸書 可是當時家裡是9點就睡了 所以我自己看書很害怕
就會拿著課本去阿公房間旁的浴缸中看 聽著阿公的呼吸 就不會怕鬼來抓我
阿公有很重的長子長孫觀念 所以每次過年紅包 他都會偷偷多塞錢給我 而且他常嘆息著為什我不是男生呢

高三下 阿公有天在田裡工作時感到暈眩還吐血 去了醫院檢查已經是肺癌中期了 因為他太愛抽煙
那時姑請了長假回來照顧阿公 癌症本來對我來說是電視中才有的東西呀 好陌生 沒想到會在阿公身上
當知道我考上政大時 阿公很高興 因為我是家中第一個唸國立大學的 他說一定要來政大看我
只是隨著我上大學 他的病也愈發嚴重 到了大一期末 就死掉了 我趕回家也沒來得及見他最後一面

我在阿公的法會中 沒掉過一滴淚 直到我要開學 下了火車在台北車站 不顧他人的大哭起來
此後開始過著自欺的生活 一直不去面對阿公死掉的事 也不去掃墓拜拜 我總覺得阿公不會死的
一定是他們把他放在棺材中埋下去 他想起來卻起不來才死掉 都是那些人害的
親戚們很不諒解我在服喪那段日子 還穿著大紅T恤 但我也沒法原諒把阿公放到山上孤伶伶的他們

在大學期間 更正確說來是在25歲前 我還是一直認為阿公在田裡工作著 而當我回到家裡時
會想著阿公是在他的房間睡覺 反正就是絕不去承認他不在家 除了在夢裡 每每當我夢到他 總會哭醒
現在的我 雖然已經可以比較不再去逃避阿公的事 可是大多時間還是一樣沒長進地不去想

比例好像很偏頗的 阿媽說的好少喔 阿媽是標準的刀子嘴豆腐心 雖然她總是講話用好多很難聽的字詞
可是她會把水果放到快爛掉只因為捨不得自己吃想等我們回家要給我們吃(所以回家總是吃好多要壞掉的東西)
會害怕我們被爸的老婆欺負 偷偷要準備一些遺產給我們當嫁妝 會拿她在菜市場新買的衣服要給我們穿(笑)
許多許多只是在我離家後才能慢慢感受到 姑說阿媽是那種不能長期相處的人 除非擁有像阿公那樣的好個性

最後要說的是爸 從小跟他很不親 可是我在高中前 非常非常覺得他是全世界最帥的男生說 
像周潤發 笑起來可愛靦腆 可是又有帥氣 (到現在我也還是覺得他長的很不錯啦 只是沒了崇拜)
爸在離婚後 就自己住台北工作 可是他每週都會回三星看我們 而且帶麥當勞還有很多新衣服新玩具回來
雖然是媽外遇背叛他 可我總覺得他還是有所留戀 因為在早些年會偷偷打電話給媽叫我們跟她講話

他曾經在吵架中跟我說他離婚時是不想要我們的 只是因為阿公阿媽的關係所以才不得不繼續養我們
不過他說這話已是再婚又有另外的孩子了 所以也許是他老婆帶壞他 我偶爾會這樣想著
爸的工作之前是鑿井 不過他總是要我在資料上寫著他是工程師 在以前鑿井好像可以賺很多錢呢
所以我記得小時候我們就都穿百貨公司的衣服 有很多芭比娃娃 還有任天堂那些

可是他再婚後 錢買了房子 交給了新老婆 剛好大環境的經濟不景氣了起來 他從中小富變成中小窮
20歲的生日 他跟我說:
我養你到20歲已經是很有責任了 接下來要怎麼你就自己去過吧
所以我去北海道畢旅的錢 是阿媽出的 所以我跟他幾乎變成超陌生的關係 所以所以
後來他決定回三星接下阿公留下的扁柏事業 順便也陪阿媽 然後每週五晚上回去台北他的家 週日早再回來

近年來 他不知怎的變得相當噁心 會跟我說一些奇怪的話ex.爸爸很愛你們呀 你都沒有想我
唔 打出這些字我都整個人發麻了 最誇張的是他還開始裝可愛 出門問他要不要幫他買什 他竟會說:
我要天上的星星≧▽≦ 我要天上的星星≧▽≦ 我要天上的星星≧▽≦ 真是太可怕了

我不知要怎才能告訴他 劉先生 對不起 一切都太遲了 我真的完全完全不存在父女的感情了
他只要好好地照顧他的老婆孩子(別讓他老婆來惹惱我) 還有對阿媽順從些 就好了 真的....

    全站熱搜

    kenali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