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孩提時代,我和絕大多數的小孩一樣,都會感到絕望。絕望就像是一種永遠的狀態,逕自佇立在那裡。
打從一開始便是這樣。


昨晚看了江國香織《威化餅乾の椅子》 心情不好不壞地結束 又找到一個死掉的理由: 絕望
到了Perry回來後 我看到清大校狗的事件 整個崩潰大哭 我就是偏激不公平 我就是覺得人被狗咬是人的錯
好恨這社會 好想殺掉世界1/2的人 給狗狗自由的空間 希特勒應該活更久點

妳要記住,幾乎所有的車都是瘋子在開。開車的絕大部分都是瘋子。
早上發動車子後 不自覺的想到這話 然後路上叭了台黑亮亮的Cefiro 我討厭不打方向灯的白爛
雖然我以為經過一晚心情已平靜 其實 並.沒.有 

我如果跟博閔問起LSLA DE MALLORCA(馬洛卡島) 他一定又要說我被書給誤導 可是 就是這樣呀
一種莫名的寂寞湧上心頭,甚至連情人的笑容都無法救治的寂寞空虛,就那麼 的一聲裂出個大洞。
每次都狠狠的扯住我的腳,把我整個人完全吞噬。


能不能被囚禁起來 在落地窗旁 等曙光升起 看黑夜之後 
一旦決定將一個人囚禁在某處,就必須把那裡當作是世界的全部才行,絕對不可以給予任何的自由。

因為小孩子很無知、粗魯無理又傲慢,再加上他們缺乏照顧就會死翹翹,而且又會吵的要命。
我也不喜歡小孩 如果可以把世界的小孩都變成狗狗該有多好 

我每天一點一點的逐漸崩潰。 嘿 跟我生活 會不會很累

    全站熱搜

    kenali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