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 和M、J、飛吃飯
聊天之中 J突然說了:我不懂你為何會怕磁磚
非常跳痛的 話題轉到我的恐懼
J說我是書看太多的影響 讓我想起博閔


大四的某天 跟博閔一起去圖書館 說到圖書館 則又是另一件事了 
我討厭圖書館

和漫畫小說中不同的 現實中的圖書館 並不古典美
尤其政大的中正圖書館 用破舊來形容也不為過 在當年

討厭圖書館 除了不美 更多是那種奮發苦讀的氣氛 噁心到令人想要瘋狂尖叫的破壞
只是在那個奇摩還是kimo 咕夠還未修練的年代 找資料不得不往圖書館跑
那天是博閔要找資料的 而我只是愛跟 於是帶著吉本的《無情/厄運》去看

後來不知怎的 書換到博閔手中 看了一篇後他說
你的扭曲選了這樣的書 而這樣的書更加強了你的扭曲
大概是這樣的語意 原句不是那麼記得了 呵


飛提到也許是幼年的某些記憶片段遺忘了卻留下恐懼無法探究原因
就想起京極夏彥《狂骨之夢》的降旗 

潮濕的磁磚 想起的是
游泳池畔 套著泳圈的孩子 下水前在沖洗區踏來踏去歡樂無比的開心樣
而對這景象 我卻有著滑滑的揮之不去的毛骨悚然

害怕蓮蓬 所以參考書〈愛蓮說〉的那整頁 因為有蓮蓬的照片被撕成碎屑
害怕圓形一顆顆的聚集 於是高中原子結構那章整堂趴在理化實驗室桌上無法看投影布幕
還有那鮮紅的第六水道與屍體的夢 一次又一次
這些 在我還未扭曲(?) 還未進入到日本文學之前就已存在


J說的時候 想起江國的故事 
走回辦公室的路上 終於想起書名 《流理台下的骨頭》
這些年來 能夠持續閱讀是幸福的
無關文學或非文學 閱讀過的 豐富了我 即使
和他人說起時 總不免有些孤單 沒有能討論著這些的存在 博閔說:你不正常呀

秋天 正好 讀詩


葉青〈Laphroaig〉

你早就已經決定好了
要做一種黯淡的金色
時間久了 就小小小小的爆炸
一向很像是老
老的故事
可以說很多遍
很多滋味
可以懂很多遍
所謂的老
大概是有些很簡單的事情一直在發生
比如說秋天的雨水在落 冬天的風在吹
這些早就在你的心裡
你只是在等待自己的心跳而已

    全站熱搜

    kenali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